起名了(-ι_- )ᖘ大名

⁽⁽ƪ(•̩̩̩̩_•̩̩̩̩)ʃ⁾⁾ᵒᵐᵍᵎᵎ无语

(¤̴̶̷̤́‧̫̮¤̴̶̷̤̀)

【杀团】半生 Chapter 1

给太太比“哈特”,太太加油

阿进_:

之前说给自己立了flag说忙完考试就肝杀团文,但是突然意识到考试是忙不完的,一个考试结束还有另一个(摊手)于是默默来填坑。


我杀团明明央视认证,可是粮食少得仿佛万年冷cp(摊手)自割腿肉来了,供诸君一乐,不好吃不要见怪。




很多流水账的甜蜜日常和一点点狗血。


文笔不好我的锅 ooc我的锅 全部都是我的锅 他们也不属于我


就酱。


-----------------------------------------------------------------------------




陈玘拿到讲师资格的时候请了关系好的几个师弟到家吃饭,亲自下厨。


新房子是学校分的,每平方比外面便宜了小二千块。许昕坐在沙发上感叹:“可以啊玘哥!双喜临门。事业也有了,房子也买了,踏实!”


方博附和:“可不!就差个美娇娘了。”


马龙默不作声递了个快闭嘴的眼神给方博,可惜他没意会。许昕又在旁跟着补充:“那我们玘哥这条件肯定是得精挑细选啊!就说,咱学校女老师有没有看得上眼的,有的话我请我老姐帮着牵线。”


 “诶我说你们,这么多吃的还堵不上嘴是吧。”马龙起身去拿啤酒,顺便赏了一人一个爆栗。


“龙哥,我觉得你对玘哥这种变态的占有欲是不对的!你看你和老张整天如胶似漆了咋就不想想让我们优质大龄单身男青年玘哥哥也享受下爱情的美好。”方博正色道。


“方博,你想怎么死。”开口的是张继科。


还没等方博求饶,陈玘就接过话头,“嗨,啥精挑细选,人家能看得上我就不错了。我也该是得考虑下终身大事了,家里二老急着呢。你看要是许姐那儿方便,也给哥介绍介绍。”


“玘哥?”


“哈哈哈包在我身上!”


马龙和许昕同时开口,只是马龙略带讶异的声音被淹没在了许昕的大笑中。陈玘轻轻拍了拍马龙的手背,火锅蒸汽模糊了众人视线,桌上没有人注意到。


 


 --


火锅一吃就吃到9点,等猜拳输掉的许昕和方博两人洗完碗打扫完厨房张继科正瘫在沙发上看一场西甲比赛重播,马龙和陈玘没在屋内。


 “玘哥和龙哥呢?”


“他们娘儿俩在阳台说悄悄话呢。”


“师兄,我建议你先想好这话被龙哥听了去你该怎么死······”


“怎么死,爱死我呗!”


“呸,不要脸。”


“略略略,你打我。”


     


马龙是陈玘奶大的,是他们这一圈狐朋狗友的共识。马龙大一入学那年陈玘研一,马龙他们班13个男生4人一间宿舍正好独他一人,偏偏经管大系愣是没多出一个本科宿舍的床位。辅导员问他愿不愿每年多交三百块住旁边研究生楼两人间。马龙睡觉浅,住两人间求之不得,就这么搬进了陈玘的研究生宿舍。后陈玘又领着马龙和他的一众小伙伴在校乒乓球队叱咤风云,蹉跎了好些年。


张继科追求马龙的时候,把陈玘列为头号情敌。单方面联合许昕方博组成爱龙护龙小组,无奈方博许昕早就因为自家哥哥姐姐认识了乒乓球队的大咖玘,不等张继科把马龙追到手兄弟们就已经投了敌。人间惨案啊!


尽管后来如愿和马龙在一起,还是对陈玘有点别别扭扭的羡慕嫉妒。


 


陈玘和马龙在阳台上聊天,一人手上拿了一罐雪花勇闯。


 陈玘说:“你哥我现在手艺可以吧。”


马龙说:“哥,火锅要啥手艺。底料一放,该有的味道都有了。”


陈玘伸手呼噜马龙的头毛,“嘿你臭小子,现在会嫌弃哥哥了,想当年我一把小葱一把炒蛋的把你喂养大······”


 马龙打岔:“哥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


“相···相亲啊。”


“怎么,你哥我老大不小的了,还不让相亲是咋地?”


“玘哥,你真的······决定了?你有多喜欢他,多放不下他,我是见过的。你就······”


“龙崽”陈玘打断他,“我那不人不鬼的样子就你见过,那段窝囊日子也是你陪我的。就算放不下,这么多年也该为以后做打算了。”陈玘握着酒的手有点控制不住地颤抖,他仰头灌下一大口啤酒,想压住翻江倒海的泪意。“我爸我妈不催我,可我每次回家看到二老看别人家孙儿孙女的眼神,我这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老子也不是gay,这辈子拢共就爱过这么一个人,但我也可能这辈子都再见不着他了。要是能有姑娘愿意嫁我,以后我一定好好待人姑娘,过最普通的日子。”


“玘哥。”


马龙看着陈玘的侧脸,当年日天日地大杀四方,最有血性最明媚灿烂的哥哥,现在低眉苦笑说要过最普通的日子。一时间竟不知该说点什么。


陈玘看穿他的不知所措,笑着拍了拍他肩膀。


“龙崽,你和继科。你们好好的。”


 


走回宿舍的路上马龙主动牵了张继科的手。方博和许昕一边喊着辣眼睛一边嘻嘻哈哈地跑到前边去了。月光如水,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研究生宿舍楼A栋往左数第三课树旁的路灯常年坏着,马龙在树冠笼罩的黑暗里停下脚步。


“继科儿。”


“嗯?”


“你说要是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了,你怎么也寻不着我。五年十年的,你还等我吗?”


“你为啥要离开?”


“我是说如果······”


“龙,你脑袋瓜子整天想什么呢,如果也不行,你老公我会给你这种机会吗?”


马龙气结,张继科吊儿郎当根本就没和他在一个频道上。放开手就要往前走,被张继科大力拽回怀里,“都停在这破路灯下了,不亲个嘴再走啊。”


马龙气眯了眼,“亲你妹!”


“好了龙,”张继科把嘴凑到马龙颈间磨蹭,“别担心玘哥,他搞得定。”


 


 


 --


许昕堂姐在校长办公室当秘书,对学校各院系的人事关系都了解得透透的,又热衷于当红娘,没几天把牵红线的事给搞定了。方博和许昕在食堂吃完午饭,走回宿舍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方博还在喜滋滋念叨着自己刚才抢到了最后一份糖醋小排,许昕远远就看到一辆擦得铮亮的路虎停在宿舍门口,撇了撇嘴,果不其然下一秒就看到方博欢天喜地迎上去。


 “邱哥!”


“侄儿!”


两人非常夸张地在路边抱了个满怀,许昕都没眼看。


“哎呀你别捏脸,这么多人呢。”


邱贻可上手给小圆脸捏捏掐掐,“叔看看这段时间怎么瘦了点啊。”许昕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知道邱贻可这是啥滤镜方博脸都圆成这样了还能睁着眼说瘦,一边慢吞吞打了个招呼:“邱哥好啊,你怎么今天有空来学校?”


“我担心玘子,过来看看他。”


方博眼睛一亮,心想自家邱哥消息这么灵通。“玘哥有啥好担心的,他自己开车就去了。”


“他已经过去了?就没什么反应?···我是说,就这么去了?”


“准备了啊,精心打扮了好一通呢,早上还发微信问瞎子穿西装还是穿休闲服。”


邱贻可瞪大眼,怎么许昕也知道这事儿了。


方博说:“哎呀哥,玘哥都三十来岁的人了,人大姑娘还能吃了他不成?”


邱贻可眼睛瞪得更大了:“什么大姑娘,侄儿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许昕默默插了一句:“邱哥,我估计你俩说的不是一回事······”


方博一愣:“我···我以为邱哥知道啊,玘···玘哥今天相亲去了呀。”


“操!”邱贻可爆粗时自带三分气场,方博和许昕齐齐吓了一跳。邱贻可连忙伸手揉方博后脑勺给他顺毛,泄了气般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


“王皓回来了。”


 


--


九月初的北京,秋老虎肆虐,威力不输伏天,让人燥得慌。陈玘堵在路上,烦躁地松了松领带,即使在在开着空调的车里也感觉到有汗水从耳后流下来。下一个红灯处可以调头,他想着,指尖无意识地在方向盘上敲击,没有节奏,不成章法。


车流缓慢移动了,下一个红灯处就可以调头。


陈玘慢慢踩了油门,在即将通过交通灯的时候突然打歪方向盘岔到左转车道,在后车极为不满的喇叭声中接着调头一气呵成。放在旁边的手机屏亮了又灭,没有解锁,屏幕上静静躺着郝帅给他发的短信。开车回学校的路上陈玘把信息翻来覆去咀嚼了好几遍,脑子乱了,心乱了,满世界都是那五个字。


王皓回来了,


王皓回来了。


 


等陈玘把车稳稳地停在车位上才突然冷静下来,他不敢打电话给郝帅或者任何一个老友询问王皓,握在手心里的手机浸了一层汗。马龙的电话适时打了进来问他在哪儿说要送个材料,他回了在家。


马龙进屋时被屋里的烟味熏得咳了半天,陈玘笑笑,“不好意思啊龙崽,烟味有点重。”


马龙径直走去开了客厅的窗户,犹犹豫豫开口:“玘哥,你怎么······又抽上了。”


“呵,有年头没抽了还有点不习惯。”陈玘在桌上的盆栽里摁灭了烟。“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劝我戒烟的时候我跟你说了啥?”说完自己又苦笑起来,“好多年了,想来你也不会记······”


“你说,你这辈子,只有半条命了,以后要靠半条命过活。”


“你竟然还记得啊,真乖。”陈玘捏了捏马龙脸颊,伸手从烟盒拿出一支,接着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把烟塞回去。马龙难得看到陈玘这么手足无措的样子,挨着陈玘坐下柔声问:“玘哥,出什么事了?”


陈玘没看他,回道:“什么半不半条命的,我之前跟你说的时候我喝醉了。”


马龙很乖巧地点头,“我知道,我那时想开导你来着,还被你笑话说我拿酒话当真。”


“可不是,我那时也还是个毛头小子,没你活得清醒。”


“哥······”


“可我今天,突然就觉得,这也不是酒话。老子还真就这么,靠着半条命活了好几年。”


马龙倒吸一口气:“他回来了?”


陈玘怔住。他有点感激马龙说的是“他”而不是“王皓”让他不用亲耳听到这个消息,让他少一点无力感,可又觉得马龙这么说让整件事听起来很不真实。在最初那些日子他曾千百次和马龙谈起王皓,马龙总说“他”怎么怎么样······好像王皓没有回来,好像只是自己还在徒劳无用地和马龙说起这个人。


马龙没有见过王皓,连照片也没见过。但他知道,能让陈玘这样无措的只有王皓一人。陈玘生命中最鲜活最疼痛的部分,陈玘的另外半条命。

他回来了。



--TBC--

评论

热度(56)

  1. 起名了(-ι_- )ᖘ大名阿进_ 转载了此文字
    给太太比“哈特”,太太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