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昕博】让我留在你身边

richer:

 歌星x酒吧老板


主昕博 微獒龙



方博是一个痴情种,性格软软糯糯,平日里看起来怼天怼地怼,遇到许昕就怂。


许昕性子浪,自诩直得跟电线杆一样。




许昕以前是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十八线歌手,大学音乐系毕业后就在发小方博的酒馆里做了一个驻唱歌手,每日里唱唱民谣,兴致来了或者方博在酒吧的时候就唱唱杨宗纬。后来被星探挖掘了,出了名,但是在方博酒吧里驻唱的习惯一直改不掉,因为他丢了方博。




方博小许昕两届,大二的时候家里给钱开了一家酒吧,除了一开始热枕于经营,之后就完全成了一个甩手掌柜,如今大四了,也没有去找实习的地方,安安稳稳做一个酒吧老板,倒是运气使然,酒吧经历了几次扩张,生意算得上红火,驻唱的许昕自然也变得小有名气。其实方博自己有私心,他不想许昕那么出名,就这么挺好的,他能养得起许昕。方博喜欢许昕,喜欢了十多年,没有胆量说破。




其实日子并不是这么顺风顺水,两人也有穷得每天一个馒头过日子的时候,那时,许昕大四。音乐专业的人都有一颗想要出名的心,许昕虽然天天哈哈哈哈,但是每个人的心里总会有那股子不服输,许昕的师兄马龙就是他钉在心里的榜样。




许昕又一个梦想,想出一张专辑,但是学生时代哪里来的那么多钱,纵使方博家里有钱,但是出专辑这个事方博也顶多拿出酒吧卖出去的10万块股份来支持,何况那10万股份还是自己师兄马龙买下来的,毕竟刚开始经营没有什么名气的酒吧论谁都不会出这个冤枉钱。




出一张专辑,在没有赞助商的帮助下,至少60万。




其实许昕歌唱的好,只是没有人来发掘。何况许昕这个直性子,愣是不愿意在社会的刀刻中把棱角磨平,找赞助商的路上没有平坦可言,自从上次赞助老板提出陪睡的要求被许昕一杯红酒甩到脸上,圈子里的投资人只要听到许昕这个名字就摆摆手拒绝。




方博说瞎子你到我酒吧来唱歌吧,博哥给你开高工资。许昕也没拒绝,只是方博每个月给的工资他一分也没要。每次方博都跟许昕闹的面红耳赤,指着许昕鼻子骂,每次都是无疾而终,许昕就是不收方博的工资,方博气得不让许昕来唱歌,每次许昕就挑着方博不在酒吧的时候溜进去抱着那把已经有些掉漆的木吉他在舞台上唱空白格。酒吧所有人都认识许昕,加上许昕歌唱的好听,每次酒吧的保安都给许昕开后门。因为长得帅,个子高,唱歌好听,许昕也渐渐有了一点名气。方博气消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起那把木吉他,还要追溯到两人读高中。那个时候许昕高一,方博初二,在一所学校里。许昕成绩挺不错,但是就是对音乐有着难以置信的执着,当时一心想要辍学去学音乐,奈何许昕生在一个传统的家庭,许昕为这事没少跟家里吵跟家里闹也没少挨过打。




每次被打的鼻青脸肿赶出家门,许昕就去敲方博家门,方博家常年没人,就在一个街区外的高档住宅小区,两人家里是世交,所以方博小时候没少在许昕家蹭吃蹭睡。




许昕第一次被赶出家门的时候下着大雨,其实家里也没别的意思,就让他在门口反省反省,但是十六七岁的小孩正是叛逆期,梗着性子就蹬蹬跑出了小区,大雨一浇就冷静得透彻,奈何面子上过不出,只好敲开了方博家门。




方博刚睡下,穿着松垮的睡衣揉着眼睛给许昕开了门。看到许昕鼻青脸肿而且浑身湿透滴着水方博哇的一下就哭了出了,简直就是活见鬼了一样。许昕还龇牙咧嘴的朝他笑,一口大白牙在家里的日光灯下刺眼睛。




好不容易让许昕拾掇干净,方博早就困的在床边摇晃,只是手里的碘酒和棉签抓的紧紧,许昕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扶着困得摇头晃脑的方博,一个劲地往自己怀里送。怀里的小孩好一会羞红着脸挣扎起来。




涂药的时候许昕疼的龇牙咧嘴,方博红着眼眶小心翼翼,是不是还撅着小嘴一个劲地吹气。都是两个半大的孩子,一个得不到家里的支持,一个因为父母工作从小得不到关爱,这个时候只能相互依偎着,赤诚的两颗心就这么挨的紧紧。




方博红着眼眶嘴里叨叨许昕哥哥你不要跟家里对着来好不好,我心疼。许昕觉得自己就是被这个猝不及防的关心动摇了辍学去学习音乐的想法。但是一个人心里的梦想不可能就这么容易被磨灭,虽然直接辍学去学音乐的想法被搁置了,但是每天沉迷于音乐而放弃了自己学业,上课不听讲,逃课去听演唱会,许昕应该也算是当时学校的一个名人了吧。自然许昕每次做这些事的时候免不了一顿胖揍,每次许昕就会跑到方博家里,次数多了,方博也只是咬着嘴唇红着眼眶,许昕笑嘻嘻的调侃,方博就摇着脑袋一声不吭地给许昕上药,只是每一次晚上方博都会在半夜睡着的时候胡乱的挥舞着手脚,嘴里不要打许昕哥哥的梦呓要说好久。许昕轻手轻脚地把方博露在外面挥舞的手臂收回来,圈到怀里,一下一下拍打着方博的后脑勺:不打了不打了......眼眶里咸湿的泪水不自觉的滑满整个脸庞,这么可爱的方博,这么纯粹的方博,许昕不敢玷污,只能在这个时候轻吻他的发旋,体会那一片刻的心安。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许昕收起玩闹的心思,认真学习,好在底子扎实,成绩一下就追上来。毫无悬念许昕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进了最好的音乐学院,许昕家里也没有对他再做过多的阻挠。所以说了这么多,那把木吉他就是方博送给许昕的升学礼物。




这么多年过去了,许昕依旧记得当年方博吉他送给自己时那别扭的小样子。许昕盯着方博的眼睛,要他保证一定考到一个城市,方博被盯得心里发慌,生怕自己心里那点小心思被许昕看透,谁谁谁要跟跟跟你在一个一个城市读书,方博一边说着一边别扭着看向别处。方博那点小心思许昕当然看不透,就连方博自己都没弄透彻,许昕就揉着他的脑袋狠狠抱了一下头也不回得上了北上的火车。




是方博主动找到马龙,要他帮忙去找投资人。马龙知道圈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他摇摇头问方博值不值得却被方博瞪着大眼睛问他后不后悔。方博是少有的几个知道他和张继科故事的人。马龙被问得语塞。




方博天生就有着一幅可爱的皮囊,单纯的很,他算计到在酒桌上要拼酒,但是没有算计到酒里下了药,投资商猪头马面,一幅色眯眯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他要干什么。本来酒量就差,被下药后浑身炽热难受,意识恍惚。他都不知道他怎么在别人身下承欢了一晚,他知道早上醒来时,床上放了一张银行卡,他看着镜子里满身痕迹的自己无比恶心,在淋浴头下的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多香的沐浴露都掩盖不掉他灵魂的肮脏,他突然很想闻许昕身上干净的柠檬味沐浴露,他突然很想听许昕的声音,想听一次许昕说出来的世界第一博儿,那个儿化音勾着方博的内心,又像鞭子一样抽的他体无完肤。


方博就这么人间蒸发了,留给许昕的只有那张60万的银行卡,还有酒吧的过户书,上面许昕的名字就像两个耳光一样狠狠煽在许昕脸上。



借用太太的图



评论

热度(28)

  1. rich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