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了(-ι_- )ᖘ大名

⁽⁽ƪ(•̩̩̩̩_•̩̩̩̩)ʃ⁾⁾ᵒᵐᵍᵎᵎ无语

(¤̴̶̷̤́‧̫̮¤̴̶̷̤̀)

【獒龙】你有男朋友吗?(1〜4)

墨菲定律😁

超可爱的A加:

-张继科x马龙,双老师AU,破镜重圆梗
-中短篇甜饼,此为试水章,四舍五入三千字
-小学生文笔ooc,未修改版
-勿扰蒸煮,拒绝转载

Summary:据说新来的张老师和马老师有一段不愿提及的过往。

1
学校里新来了个教训诂学的男老师,他不仅身材特棒,人长得还好看,尤其是那双桃花眼,远看慵懒,近看撩人,整个一小说里的霸道总裁。

也许是因为训诂学过于艰深,以前好几任教授名家的课都几乎节节开天窗,要不是学校条件好,可能早就放弃了这种非主流专业。

没想到这个张老师的到来竟然挽救了这科门可罗雀的选修课。
他才执教一个礼拜,一学期所有课程就都被订满了。每次正式上课前十分钟,教室里已经乌泱泱全是人,还有不少外系的小姑娘抱着个单反也过来蹭课,被教导处刘主任逮住就美其名曰热爱文学热爱摄影,还理直气壮地举出例子——“隔壁马老师的课我们也天天去上的呀,给他们拍照是以祖国花骨朵的身份表达对教师行业的尊敬与赞美。”

刘国梁被噎了一下,心想你们学哲学经济学法学的老往教马列文学的马龙老师办公室跑,这花估计一辈子都开不了。

每到这时,德育处孔主任就站在一旁笑看着不说话。他比刘国梁聪明些,早早买通了八卦小队队长丁老师,得知学校有个暗网论坛,专门贴这些高人气老师的信息。

最近论坛上有个匿名版主发帖扒出了张继科的个人信息。孔令辉对身高体重婚恋状况这种简历上都有的东西没什么兴趣,只有无意间撇到的一段生平简介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据称这个张老师和马老师学生时代就认识,当时一个在理重班一个在文重班,分别担任高中学生会正副会长,在学校都是举足轻重的男神级别人物,被同学们并称为“黑白双煞”。
那段时期两个人都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感情也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直到某次省物理竞赛张继科拿了一个一等奖,他们突然就再没了交集。

物化实验班的优等生得了省一却选择进修不擅长的中文系训诂学,为此还和三年挚友分道扬镳——孔令辉直觉这背后肯定有个大新闻,他赶紧指示丁宁一定要深挖下去,得到了对方一个敬佩的眼神和一句坚定的“保证完成任务”。

当然这段信息肯定不是大部分迷妹的关注点,她们更在意的是两个老师现在依旧帅气不减当年,而且竟然还都是单身。

多好的机会啊。

2
学生那边的小动静迟早会传到老师耳朵里,即使两个当事人很少关注学校论坛,也避不过其他人的旁敲侧击。

马龙的办公室本来就是女学生的聚集地,好不容易把她们哄走了,马上就又有捧着咖啡杯的年轻美女老师往边上一坐找话题闲聊。
“马老师,你看我新买的裙子怎么样啊?”

马龙心想你那领子都快开到肚脐了,我还能说什么。
于是他装作欣赏的左右扫视一圈说,“真好看,特别显身材。”

女老师小脸一红,“真的吗,前两天还听人讲马老师不会说话,没想到嘴这么甜,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马龙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却还是挂着单纯的笑容,“哪个学生说的呀,你可千万别听他们胡诌,上课不好好听讲一天到晚就知道编排我。”

女老师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是从论坛上看的,她们还说你和新来那个张老师老早就是好朋友,前几天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啊,你没听说过吗?”

“都是他们胡编,什么好朋友啊还老早,就是个高中普通校友而已。”
听到那个名字,马龙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回过神打个哈哈一笔带过,“夏老师,你看我刚才没注意,你这高跟鞋也是新买的吧,显得你腿特长。”

得到赞美的夏老师马上就抛开了那点不太重要的八卦,兴高采烈地讲起了这双鞋怎样怎样大牌怎样怎样难买。

马龙单手撑头听着她讲话,点头微笑的同时脑子里却满是那个拿着奖状的清秀男孩。
那天开学典礼他生病没参加,后来才听说替他上台发言的老师代表是张继科。

他来这里干嘛?

自那天起,马龙被问及和张继科的关系都只轻描淡写地回答“不熟”,如果对方再要深究下去就干脆装作听不懂。而另一边的张继科更是直接,一旦听到类似的议论漠然扔句“不认识”转身就走。

久而久之,老师们就识趣地不再提这茬了,倒是多事的学生因此变本加厉,黑白双煞私下不合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

3
马龙教的马克思列宁文学是汉语言文学必修课,即使被课上乱哄哄的氛围三番五次地打断也必须得按教案讲完。有时候他不得不拖个几分钟课,吃午饭的时间就会比其他老师晚那么一点。
不过马龙觉得这样也有个好处,就是不会在食堂或者路上遇到准时下课的张继科了。

但墨菲定律早已告诉全人类,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也就是说,同在一所学校的范围,有人要想永远完美避开另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天中午马龙抱着一堆书下楼,没注意到保洁阿姨摆的警示牌,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他嘶了一声忍痛扶墙站起,却发现散落一地的书已经被捡起递到面前。
拿着书的张继科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马老师,好久不见。”

“啊呀你是张老师吧,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先去吃饭了咱们下次有空再聊。”
突兀的久别重逢,马龙有点尴尬,急匆匆接过书转身就要走。

“不客气,同事之间帮个忙是应该的。”张继科却伸手拉住了他,另一只手指着马龙五分裤下露出的腿,“但马老师你确定你就这么流着血去食堂很合适?”

马龙低头,自己的膝盖刚刚正好撞在台阶的缺口上,有点深度的伤口正往外渗着血,轻轻一动就会很疼。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抿着嘴嗯了一声。

“走吧,先去医务室,然后我到食堂给你打饭。”张继科的语气没起波澜,好像正在说的是和“今天天气真好”一样平常的话。他把还在愣神的马龙架到自己肩膀上,慢慢走向医务室。

刚吃完饭的丁老师在不远处围观了全程,等他们走后赶紧拿出手机拍了张照发给孔令辉并配字——“关系肯定没那么简单。”

4
马龙坐在医务室里,周围消毒水的味道让他有点难受。
膝盖上的伤口刚才已经简单包扎过,没有那么疼了,但烦乱的思绪却越发强烈地在脑中撞击翻滚着,搅得他快要爆炸。
他想到了张继科,那个记忆里略带稚气的青春期少年,没有现在这么黑,也没有这么超然物外。

“龙,你好点了吗?我给你打了你最爱吃的肉,吃完就会好的。”
周围的场景模糊成虚无一片,一个穿着校服的熟悉身影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拉开他病床边的帘子,手里端着一个堆满了肉的铁盘子。

马龙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自然地伸手擦掉对方额头上的汗,“你比赛赢了?”

“那当然,我甩了他半圈呢。”张继科的神情满是骄傲,“谁让他害得你摔倒,我要给你报仇。”

“幼稚鬼。”马龙用小了许多的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喂到对方嘴里,“你跑那么累,不可以不吃肉。”
张继科有点不情愿地吐舌头,但还是乖乖吃了下去。

“秦老师没说什么吧?”马龙突然想到什么,语气紧张起来。

“老秦能说什么啊,心疼死你了,还连带我骂了一顿,说张继科你就天天瞎胡闹最起劲怎么就是照顾不好马龙。”张继科模仿着秦志戬的腔调,把马龙逗得笑个不停。
“快别说了,一会儿被他听到又得罚你跑十圈。”

张继科无所谓地耸肩,“下周我就要去参加物竞了,老肖才舍不得他罚我呢。”
物竞?

回忆戛然而止。
马龙有点木然地靠在枕头上,他还是没勇气再一次经历那场决绝的竞赛。

医务室的门开了,张继科端着铁盘子走进来,里面堆着高高的红烧肉。
“趁热吃吧,不然胃疼又要怪我。”
依旧是那种平淡的口气,马龙却没来由的有点释然。

“好。”

TBC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时间仓卒未加修改,剧情混乱文笔跳脱,在此表示抱歉
-如有不妥可提出修正意见,定会认真答复
-喜欢请比小红心,如有评论关注不胜感激
-最后还是,勿扰蒸煮,拒绝转载

因为是试水章,所以心里会对热度有一个衡量尺度,没过的话本篇文就不会再往下写了。
强行拒绝白嫖,谢谢。

评论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