诞下我的小火种吧

(¤̴̶̷̤́‧̫̮¤̴̶̷̤̀)

花和花语传说

为了追剧• ・*・:≡( ε:)

最爱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如果我上学上到一半突然内心崩溃,走了。那我是不是应该早一点离开……

这个就不要看了,这是为了找歌转的

完结~3000哦`
---------------------------------------------------------------------------------
(柒)
黑猫想快跑出去,跑出昔日学生的包围圈。
他在前面跑,元宝和雷神在后面追,都是拼命的架势和敌对立场,与十年前多多少少有了些不同。这次,他没穿那身紧身的黑色西装,背上却换上不轻的负重,他端着枪迎风全力加速飞跃断壁残垣,却依旧挡不住渐渐缩小的距离。
看得出雷神不想误伤身后的危险物品,一场肉搏在所难免。黑猫抬手抹着脸颊上的血珠,嘴角划过无奈的笑。也不知道臭小子功夫长进没有。
他脚步一顿,借助返回与地面的冲力高速弹跳,膝盖正中迎面冲来的雷神的胸部。前后冲力夹击,黑猫被震得膝盖像当年被电击般,雷神胸腔一颤,也后退了小半步。
黑猫没稳住身形,手腕突然被元宝紧紧抓住,他转头,对上一双冒火的眼。
天狼把打火机拆开,要向里面到液体,被蜂鸟拦住:“你干什么?!”
“再试试!抓紧时间,不然野猫就……”
“同样的剂量加上刚才废液用过一次,你认为这次还会成功吗!”蜂鸟颓然的坐在地上,双手抓住头发,“想办法想办法……”
天狼摸出手机刷着信号,冷汗唰唰往下流。蜂鸟发现一线曙光,她抢过天狼的手机挖出电池,把机体丢到一边:“我早没想到呢?这不就是天然的电池吗我还自己做……木板脸,过来帮忙!”
黑猫侧脸躲过元宝凌厉的一拳,紧接着腹部几下剧烈的疼痛——元宝和雷神反应比当年快了不是一点半点,配合也更加默契。他右拳砸在元宝握住他手腕的手上,这才有机会向后退几步,有晃着身形躲过擦着他背包过去的子弹。
“Shit!该死的蠢货!”黑猫朝子弹射过来的方向狠狠骂了一句,更小心的护住背包。他飞起一脚,被雷神单臂挡住,补上一脚,再挡住,发力第三脚、第四脚……
左脸颊挨了一下,黑猫感觉世界都在扭曲。他的头一阵眩晕,喷出一口鲜血,勉强稳住身形单膝跪地,又绷紧神经弹开躲避着元宝趁胜追击的扫堂腿。
他慌忙从腰间掏出一把军刺——俄国造,手柄太长,防滑设计并不符合他要求,只能关键时刻凑活挡一阵子。军刺在手中转得虎虎生风,银光刺向向他奔过来的雷神。
两个肉搏高手的夹击并不好受,但他自始至终没舍得攻击元宝一下。即使身后物品的负担使他渐渐处于下风,对于他们两人,他昔日的学生,他的战友,他下不去手。
“砰!”子弹冲着扭打做一团的两人射过来,黑猫本能抬手替雷神挡了一枪,子弹穿透小臂,手中的军刺随之落下,而雷神没收回的拳头力量分毫不减地砸在他的胸腔。蜂鸟敲击着电报机:“成功了!有持续稳定的电流!”
“快,搜索研究所附近一切能联系上的通讯设备!”
“闭嘴!我在找!”
黑猫觉得他快撑不住了,胸腔里气血翻涌,小臂早就没了知觉。他分不出精神去分析自己断了几根肋骨,耳边尽是巨大的轰鸣声,头阵阵眩晕,嘴角淌出不知有没有温度的液体……
血滴答滴答砸在土地上,结成一个个棕红色的结块,元宝的心也揪成一团,他从不知道没心没肺的自己也可以糟心成现在这样。
黑猫卸下背包,抬手时小臂上的伤口又喷出鲜血。他单臂护住背包,腰弯成最佳弧度,眼神里除了坚定早就没了其他光芒。他锋芒尽出,似乎誓死与要抢背包的两人对抗到底。
蜂鸟头发飘在空中,身子弓起来,力气大的像要拆了机器:“没有信号……怎么可能没有呢?!!”
天狼撑在电报机上,不敢相信的盯着波形:“不可能!”
蜂鸟眼泪刷的下来了:“怎么办……大叔,大叔会不会出事……”她忘不了黑猫为了保护年幼的她在血泊中与黑手党火拼的场景。
黑猫鲜血顺着脖子往下淌,他扬天大吼:“一帮蠢货……都他妈别过来!”
元宝慢慢靠过去,声音柔和起来:“黑猫,你放搜吧,回去习我会帮你求情的啦……”
黑猫目光空洞的死死瞪着他,一副随时拼死冲上来的架势——他本可以交出化学武器,被带回去洗白的,可现在被逼到绝路的他神志不清,只有死守这一个信念。
雷神皱皱眉,打算来硬的。正当他打算出手时,头顶盘旋着出现一架直升机,何志军焦急的声音通过音响扩大响彻整个研究所:“都给我住手!野猫他是自己人!都快给我住手!”
黑猫翘着冒血的嘴角,松开神经,单手护着背包安心倒在元宝怀里。
黑猫好像做了一个很久远的梦,梦里年少轻狂的他为了生日那天洪江抢了他一块蛋糕赌气翻墙跑出军校准备大吃一顿,接过到了饭店门口才发现没带钱包。
他只穿了一件常服衬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手里握着IC卡又放不下脸面打电话求助。
午夜十一点多,路上没有多少行人,路灯闪了几下卡茨灭了,四周陷入黑暗,他裹了裹衣服,抿着嘴琢磨明早怎么折腾洪江,心越来越冷,身体也越来越沉。
忽然,空中飘过低沉优雅又有些脆生生的男声。
Позовименятихопоимени轻轻地呼唤我的名字
Ключевойводойнапоименя为我捧来甘甜的泉水
Отзоветсялисердцебезбрежное空旷的心是否还在回荡?
Несказанное, глупое,нежное? 依然默默无语,痴心而又温柔
黑猫清醒了。不知为什么,自己突然就听懂了俄文,他疑惑的眨眨眼,在空旷的大街上寻找歌声的源头。
Сновасумеркивходятбессонные这又将是一个无眠的黄昏
Сновазастятмнестеклаоконные.我再一次透过玻璃窗向外张望
Тамкиваютсиреньисмородина.丁香和茶藨草在那里垂下了头
Позовименятихаяродина.祖国正静静的呼唤我
他渐渐靠向一家酒吧,木门缝隙中透着光亮,里面吹出的风柔和温暖,他被熟悉迷人的男声吸引,就是想不起在哪听过。
在哪儿呢?
Позовименя-яназакатедня-а每一个日落时分
Позовименя, грусть-печальмоя我的忧郁悲伤
Позовименя...呼唤我...
他推开酒吧大门,刺眼的光亮慢慢占满双眼。
“蠢货……别唱了……我还没死呢……”黑猫头晕乎乎的,眼睛还没适应突然的亮光,开口第一句就放狠话。
元宝凑近他咧嘴笑:“矮油介不系漾你快点醒嘛你都想洗我了~酷爱~告诉我你的怎名(真名)~”
“……叶昴,我叫叶昴……”
“叶昴,野猫~原来与起~我叫袁宝哦!”
“有区别么……”黑猫眨眨眼聚焦,贪婪的描摹那张大脸:“我还欠你一个答案……”
元宝突然想起了什么,蹦高的窜出去大叫:“伊森!伊森他醒了!伊森酷爱来的啦!”
自然而然盖过了黑猫一如中间十年不存在般的弱弱的答案——我答应你当我女盆友……
黑猫松了口气,想着爱听不听我就说一遍后满意的缩在被子里继续睡。
-----------------------------------------------------
元宝挺郁闷,自己身为特战队员身份特殊,平时打电话机会不是很多,可黑猫每次给他打电话都吊着他胃口。问他在哪休假现在什么职务他都用保密搪塞,让他来看看自己吧,他又说没时间。电话里懒洋洋的声音撩拨他心里痒痒的,心里暗骂小妖孽等哪天让我逮到你的……
何志军莫名其妙的任务分配让元宝摸不到头脑,堂堂军校四年生居然要让他一个上士去讲一节有关特种兵城市中伪装的课。
他上台时怯场了,愣是空白了十几秒。台下的精英齐刷刷少尉军衔,有的开始皱着眉议论,还有一个肆无忌惮趴在桌子上睡觉。
元宝清清嗓子:“大嘎好,我系给你们丧贼节课的老西,代号元宝,主讲城系宗的伪装潜行……”
台下学生中有一个拍桌子起身:“开什么玩笑,想给我们讲课先讲好普通话!!”
“对!凭什么取代叶教授的课!?”
“下来!”
元宝苦恼的挠挠头:“我……”
“都给老子安静!”趴在最后排睡觉的人抬起头吼了一句,一身上校陆军常服慵懒的晃到台上,温柔一笑,完全无视元宝一脸被鸡蛋噎住的表情。他向台下温柔一笑,“元宝是我找来最好的老师,你们要学会在任何场合迅速融入当时环境,比如——广普,你们必须学会广普。”
台下学生们汗毛倒立,被笑容吓得乖乖坐好。
元宝轻声抱怨:“都被你嘴养叼了,我治不住他们我可制得住你……”
黑猫从叶昴脚边窜过去,喵喵的更像偷笑。
叶昴压低帽檐,白白的面皮变粉。
=======================END========================
【注:元宝唱的歌轻声呼唤你的名字是纪念苏联战争中魏国牺牲的无名战士……以及黑猫在苏联学会的俄语……】
就这么完了,不过他俩的故事还会有~会在30题里出现后续!作为吧里第一个写黑猫,第一个洗白黑猫的银,我骄傲~~huashuo^这15290字数早就超过预算的5000字了……
PS:死胖子如果看到这篇文会啥感觉~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有个小孩子问妈妈什么是同性恋,该怎么看,妈妈解释说,男女好像是磁铁的两极,大部分是异性相吸,但是有的同极性的相爱了,他们需要克服很大的阻力,才能拥抱在一起”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